闪光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闪光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乌金隐在财富后面的无奈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58:04 阅读: 来源:闪光灯厂家

乌金:隐在财富后面的无奈

从宿迁穿城而过的京杭大运河每年承担着7000万吨煤炭的运输任务,占全国内河煤炭运量的三分之二。2005年,宿迁煤炭消费量近110万吨,其中的64%用于供热、供电生产,而在全省,这个比例则高达80%以上。

我国是世界第三大煤炭储量国,截至2004年底,已探明煤炭可采储量1145亿吨,占世界已探明可采储量的12.1%。同时,我国又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煤炭消费量占世界的34.4%,2005年全国煤炭消耗量为20.44亿吨,占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构成中的68.7%以上,其中民用煤炭消耗量约占15%。

黑色:震撼的生产浪费

作为煤炭资源储量大国,我国原煤生产企业的数量一直在逐步增加。截至2005年12月,全国共有4633家原煤生产企业,其中生产规模在10万吨以下的企业数量和产量分别占58.9%、7.4%,300万吨以上的企业各占2.0%、58.8%。丰富的资源储备和巨额的回报率使一些煤炭生产企业走进了破坏性采集的怪圈。

在山西从事某中型煤矿经营管理工作的宿迁人童先生说:“一些企业开采煤层较厚的煤矿时,为了减少设备投入资金,就吃肥丢瘦地从中间开采那么一趟,对剩余的低产量煤矿则不再开采,大量资源就这样浪费了。一些设计开采周期为100年的煤矿,结果仅50年的时间就面临资源枯竭。”这种浪费性的煤炭资源开采现象被业内人士称为“吃菜心”。

按《煤炭工业技术规范》要求,矿井采区的回收率最低不应小于75%,陕西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白宏说,到目前为止,陕西省没有一家煤炭企业的回采率达到了规定要求,全省的煤炭资源回采率平均下来不到30%。

据煤炭资源专家的初步估计,从1949-2003年间,我国累计产煤约350亿吨,煤炭资源消耗量已超过1000亿吨,扔掉的资源几乎是被利用资源的两倍。至少650亿吨的煤炭资源被白白扔掉了,接近我国目前全部尚未占用的煤炭精查储量,按2004年的煤炭消费计算,这些煤够用38年。

红色:吃人的非法煤矿

在我国,国家大型煤矿是主要能源供应者,但煤炭主产区周边地区的当地政府和个体投资商开办的煤矿数量亦不容忽视。尤其是私营煤矿,由于管理机制不健全,许多煤矿没有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而开采人员也没有经过专门的职业培训,在一些小煤矿仍旧靠人拉肩背,原始作业。全国550万矿工中,农民工约占半数,主要在井下一线工作,小煤矿从业人员几乎全部为农民工。这样一来,安全隐患成为不可避免的定时炸弹,源源不断的将带血的煤炭输送到全国各地。

今年11月7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王显政说:“目前煤矿事故出现回潮和反复。”10月份以来,中国煤矿重特大事故发生频率加快,当月煤矿事故起数比上月上升26.1%,死亡人数上升44.4%。就在山西同煤集团焦家寨矿“11.5”矿难确认造成19名矿工遇难、28名被困矿工生还希望渺茫的同时,太原一家私开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0人被困井下。此前几天,甘肃连续三天发生三起重特大煤矿事故,造成34人遇难。而近年来,全国每年矿难的遇难者大约在6000至7000名。

11月21日,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煤矿整顿关闭督查组宣布,我国两年内将再关闭4861处煤矿。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国家安监总局提出了“三年解决小煤矿问题”的实施计划,截至今年4月,国家安监系统不但完成了5931个矿井的关闭任务,还取缔了非法采煤矿点1万余个(次)。一位从事煤炭经销的老板对记者称:“非法矿井关得越多,投资增长越快。”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非法煤矿一定程度上充当了煤炭供应市场的潜在力量,而这些非法煤矿的削弱,使煤炭生产源头吃紧,造成价格上涨,反成为投资者大幅度增加投资计划的诱因。

黄色:高昂的运输价格

对于煤炭能源依靠外调的宿迁来说,产煤区价格的浮动直接影响到我市工厂生产情况和居民的日常生活。冬季是用煤高峰期,但居高不下的煤价仍然要面临运输价格上浮的挑战。在宿迁小杨庄码头,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10月底,从这里卸下的煤炭已经有5万余吨,主要供应开发区内的企业。像火电厂、化肥厂等用煤大户都有自己的运输车队和船队,他们的用量应该更大。现在煤炭运到宿迁的价格都在八、九百元一吨,但原产地每吨仅为400多元,涨价的主要原因是运价。”

据了解,我市煤炭供应主要通过陆地运输,仅有部分是在徐州通过运河转运。从事徐州到宿迁煤炭水运的王先生说:“从徐州装船,单机船的价格是每吨18元,驳船22元,从山东装船就要每吨28元。水运虽然便宜,但周转时间长、损耗大,按照正常情况需要四、五天时间。但现在运河上水少船多,再加上修闸,经过一个船闸就要等三天以上的时间,运输价格自然没有办法降下来。”

“从山西等地发出的车要交纳多种费用,出省费、过路费、超载罚款,还有逐年上升的油价,使运费的比例达到煤价的一半,”宿迁市煤建公司经理熊成功说:“我们用的白煤粉末在产地的价格是每吨不到200元,经过车运到宿迁就是每吨400多元,里面有200多元的差价为运费支出。”在宿城区城南煤厂,负责人顾先来说:“去年烟煤石的运价才130元每吨,今年就涨到了160元。”

灰色:迷茫的民用市场

煤炭的源头价格上涨、运输价格上涨,而新建小区禁止使用蜂窝煤的规定使传统的煤球生产企业面临着生死抉择。

熊成功在1999年承包煤建公司的时候,负担着原公司职工的养老保险,但较好的市场环境让他一年有十来万元的收入,现在则仅有2万元。“宿迁城区蜂窝煤的市场每月有3000吨的消耗量,我们公司销售600吨,占20%。但现在有20多家单位在这里争饭吃,竞争太激烈了。”用他的话说,现在的经营是在老牌子上做文章。“我们的价格相对来说要高一些,主要是没有住进小区的用户和从事传统小吃加工的摊点。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行业,附加值低、市场萎缩、收益少,再投入资金扩大生产的话,无异于刀口舔血。”

在煤厂投入20多万元的顾先来说:“我们主要向酒店和浴池供应煤块,一年下来就落5万多元钱。每天眼一睁开就泡在煤厂里,灰头土脸的干十几个小时,可每年饭店开开关关的总要有几千元钱打水漂。以前城南一片只有我们一家煤厂,现在是8家;以前一天能生产十几吨的蜂窝煤,现在只有4、5吨;1998年的时候原煤每吨90元,现在要400多元,加上运费要800多元……”

在采访中,多数的经营户对蜂窝煤以及供应餐饮、浴池的块煤市场前景感到迷茫。

市场萎缩、竞争激烈、低利润值以及持续高涨的运价、煤价,使中间的差价越来越少,加之部分厂家以劣充优,通过送煤人直接送到各家各户,让市民对煤炭市场不再信任,甚至影响到产品质量较好的企业的生存。

煤之四色,演绎了物质社会中的利益之争,是和谐社会中的不和谐之音。愿中国煤炭及其相关的产业早日恢复原色,让煤炭作为一种能源,被合理的开采、使用,不再出现纷杂的色彩。

巨乳美胸

丝袜美腿诱惑

大胆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