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闪光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户籍放开为教育公平带来难得机遇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1:36 阅读: 来源:闪光灯厂家

户籍放开为教育公平带来难得机遇

——访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政策理论研究室主任吴遵民  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近日在国新办举行的相关部委负责人介绍《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有关情况发布会上表示,根据户籍制度改革的总体要求,下一步教育部将围绕指导各地将随迁子女纳入区域教育发展规划、要求各地按照随迁子女在校人数拨付教育经费、要求各省市因地制宜合理确定随迁子女入学政策、完善中小学生学期一人一号终身不变等四方面工作,更好地加强对随迁子女接受教育的服务工作,促进教育公平。

就此,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政策理论研究室主任吴遵民8月4日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户籍壁垒的长期存在使得不同地方的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以及高等教育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以地方保护形式为主的不公平现象,因此,一旦户籍得以逐步放开,无疑将为教育更趋公平带来难得机遇。  四方面工作紧密相连  在吴遵民看来,日渐破冰的户籍禁锢势必影响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源于户籍制度背后承载的诸如教育、医疗、养老、就业等多方面资源,其中,在经济社会发展和城乡差距形成的客观现实下,教育不公正随处可见,虽然其源于客观发展条件,但一系列制度政策也客观加剧了不公现象的发酵。  “从教育部下一步四方面工作不难看出,围绕户籍改革的总体要求,原本受制于户籍限制的流动人口教育问题或将迎刃而解。”吴遵民表示,原因在于,四方面工作看似各自分离,实际上却是环环相扣、紧密相连的。  根据刘利民副部长的要求,四方面工作具体如下:一是在规划上,教育部要指导各地把常住人口,包括随迁子女纳入到区域教育的发展规划之中。二是在经费上,要求各地要按照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校的人数来拨付教育经费。三是坚持分类指导,要求各省市因地制宜,合理确定随迁子女入学政策,保障他们能够平等地接受教育。四是加强管理,不断完善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纳入全国义务教育和高中阶段所有学生,包括随迁子女,以确保能够全面、及时、准确地掌握一个动态的信息,即一人一号,终身不变。  吴遵民认为,明确将随迁子女纳入区域教育发展规划势必面临巨大挑战。这需要明确两个前提,即明确教育经费拨付方式和确保准确掌握随迁子女人数规模。  首先,教育规划的制定关系着义务教育经费的分配制度改革。“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经费都与户籍挂钩,无论子女是否随迁至外地,经费都会拨付至其户籍地,这就造成流入地即便要接纳外来子女就学,也不得不面临经费无法随迁的尴尬。”吴遵民认为,如果教育部能够明确按照随迁子女在校人数拨付教育经费至流入地,势必将改变这一尴尬。  “不妨借鉴国际通行的教育券制度,即通过发放教育券将教育经费始终绑定学生本人,无论其就学地如何变化,都可确保经费拨付至就学地。”吴遵民建议。  其次,随迁子女流量的掌握必须以科学、准确的学籍信息管理系统为前提。吴遵民认为,当前已经开始实施的学生一人一号,终身不变的学籍管理政策肯定会为教育部门准确掌握随迁子女的流动状况,继而确保经费及时拨付打下基础。  两点担忧有待政策进一步明确  “即便是四方面工作紧密相连,但也要提醒其中存在两点值得担忧的地方。”吴遵民表示,一是在户籍放开的前提下,如何实现普惠制学前教育;二是如何平衡生源流入地和流出地的校舍资源和利用。  为推动随迁子女在流入地接受教育并且参加升学考试,近年来,我国采取了包括推动普惠性的学前教育、推动以公办学校为主接收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推进中职免学费政策以及推动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升学考试等政策,进一步有效解决了流动人口子女公平享受教育资源的难题。  吴遵民认为,随着流动人口的年轻化趋势,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子女就学问题已经前置于学前教育。因此,确保普惠制学前教育真正惠及全体公民至关重要。  尽管教育部自2010年以来即会同财政部实施了“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专门设立“城市学前教育的综合奖补”项目,支持地方以流入地政府为主、以普惠性幼儿园为主,解决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园问题,且截至2013年年底已有超过300万人次的幼儿受益。但吴遵民建议,彻底解决普惠制学前教育面临的难题,也许有必要在全国范围内施行国外普遍采取的分税减免制度,即按照不同收入阶层的纳税情况分清公民家庭收入状况,针对贫困阶层的家庭子女的学前教育,采用部分减免、全部减免、分期缴费等形式予以优惠,由政府代为缴费的制度。  对于平衡生源流入地和流出地的校舍资源和利用,吴遵民认为,当前,我们的义务教育经历着一个特殊时期,即一些大城市,特别是承接流动人口规模巨大的城市,其随迁子女带来的就学压力对当地的办学无疑形成挑战,包括校舍难题,而一些劳动力输出大省的当地义务教育校舍就面临着无人上学的尴尬。  “流入地城市的大规模校舍需求,可考虑由政府购买服务加以解决,即从民办教育机构购买足够数量的学位以适应增长的就学人数;而流出地的城市校舍则可考虑他用。”吴遵民说,但这一切仍有待政策进一步明确。  高考重回“全国一统”时机已到  吴遵民强调,一旦户籍放开,也是时候重提将高考回归到全国统一的层面,这不仅有助于体现高考的公平性、权威性,也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一系列高考不公难题。  吴遵民解释称,我国高考制度自恢复高考以来的全国一统到放权于地方自主命题,原因有二:一是从教育部角度看,高考命题权放开,最初是为了根据各地方情况差异,加之教育水平参差不齐,制定有针对性的差别化高考政策,以有助于因地制宜,有的放矢,存在其合理性。二是地方保护主义日渐抬头,地方热衷于争取自主命题的权利,其背后存在着各种利益纠葛。  “现阶段,全国基础教育乃至高中教育的教学水平已经基本持平,这为高考一统形成了基础。同时,高考全国一统将使得所有学生不论出生贵贱,是否城市农村,都将在公平的前提下参加高考。”吴遵民建议,高考制度改革有必要实施“先考试后填志愿”的方式录取;而大学则可在报考人数和分数级别上制定录取分数线;在录取一定比例考生后,再增加面试环节,对考生的其他方面能力加以考核,继而再择优录取。考生也可以获取多个学校的录取通知,选择最满意的院校参加面试,“这等于是双向选择,不仅有助于高效选拔适合的人才,更有益于人才的优质培养。”  吴遵民认为,当前,既然高考全国一统的基础已经形成,一旦户籍也能够放开,高考回归统一也将指日可待。“应该认清的是,虽然教育部的下一步工作计划未明确提及高考改革,但高考和户籍的关联度更强,对教育公平的取得也十分关键。”他说,无论是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都是瞄准高考而来的,我们不应该回避高考改革的问题。  “应该呼吁,高考制度改革也应该尽快推进,并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一并纳入一揽子政策计划,如此才能确保在户籍放开的前提下,捆绑于户籍制度的教育资源分配和取得,能够不断朝着更趋公平、合理的方向迈进。”吴遵民强调。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