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闪光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战无不胜的朱棣差点被一个文弱书生砸死

发布时间:2021-01-11 17:22:55 阅读: 来源:闪光灯厂家

战无不胜的朱棣 差点被一个文弱书生砸死

公元1399年8月6日,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朱棣以“清君侧”为名,起兵造侄儿建文帝朱允炆的反。

所谓“清君侧”,是指建文帝身边有齐泰和黄子澄这两个“谋害皇室亲族”的奸臣,他不能让他们继续害人,必须从肉体上予以消灭。

满朝文武那么多,朱棣为什么要拿这两个人作借口呢?

原来这两个人,是主张建文帝削藩的主要人物。

作为朱元璋亲封的藩王之一,朱棣自然不甘心任人宰割,诸多藩王中他的实力最强,有本钱与朝廷赌一把,于是他决定平定国难(靖难)。

网络配图

朱棣还把他的这个决定,给侄儿皇帝打了一份报告,然后也不管批复不批复,就开始行动了,发动了“靖难之役”。

实际上,早在两天前,朱棣就控制了北平。两天前,北平布政使张昺、都指挥使谢贵奉密诏派兵包围了朱棣的燕王府,结果被朱棣用计抓住,和他府内的几个叛徒一起被砍头。朱棣当机立断,当夜就攻占了北平九门,控制了北平城。

那以后,朱棣的大军势如破竹,仅仅12天时间,就先后拿下通州(主动归附)、蓟州、遵化(主动归附)、密云(主动归附)、居庸关、怀来、永平府(位于河北卢龙县,也是主动归附)。

后来,为了防止大宁的军队从松亭关偷袭北平,朱棣又用反间计促使松亭关发生内讧,守将卜万被逮捕下狱。

扫清北平周围后,本来实力就不弱的朱棣兵力又增加了不少。而那时,朱允炆才接到朱棣造反的报告,决定镇压。

02

要打仗了,朱允炆才苦于无将可用,因为可用的将领,基本上被他爷爷晚年杀得差不多了,无奈之下,只好赶鸭子上架,65岁的老将耿炳文,便担起了平叛重任。

这个胆子太重,起码有200斤,而这位老将,充其量能担50斤,耿炳文和他的30万人马,败得一塌糊涂。

耿炳文不行,朱允炆立即换人,这回换的是李景隆。

朱允炆拜其为大将军,并增兵至50万。

得知消息,朱棣高兴惨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个所谓的名将之子,不过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绣花枕头,料定“赵括之失必然重演,燕军必胜”,并提出李景隆有五个“必败”:

一、为将政令不脩,纪律不整,上下异心,死生离志,必败;

二、今北地早寒,南卒裘褐不足,披冒霜雪,手足皲瘃,甚者堕指,又士无赢粮,马无宿槁,必败;

三、不量险易,深入趋利,必败;

四、贪而不治,智信不足,气盈而愎,仁勇俱无,威令不行,三军易挠,必败;

五、部曲喧哗,金鼓无节,好谀喜佞,专任小人,必败。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知己知彼”了。

李景隆好歹是名将李文忠之子,满怀信心地率军奔赴战场,不料出师不利。当年十一月初五,两军会战于郑村坝(位于今北京东20里),李景隆丧师十多万,大量物资落入燕军之手。

李景隆打了败仗,退回德州去了。朱棣先是用反间计把辽东守将吴高弄下台,消除了东北方向的后顾之忧,然后决定打大同,目的是让政府军疲于奔命。

网络配图

大同是代王封地,而且军事地位极其重要,李景隆必须救,不然朱棣弄不死他,朝廷也不会让他活。谁知他的军队刚出紫荆关,朱棣又带兵返回北平去了,他带着军队在冰天雪地里不停地奔波了一个多月,最终白忙一场,兵力和装备都损失巨大,士气也跌到低谷。

欲哭无泪的李景隆居然写信给朱棣请求暂停,咱们别打了,休息一哈行不?

靖难之役形势图

03

此次佯攻大同,朱棣收获不小,一是使李景隆的军队成了疲惫之师,二是收编了从蒙古来投降的军队,三是保定府降燕。

建文二年,李景隆的兵力增至60万,两军继续PK。

政府军先是占了便宜,曾大败燕军,大将郭英还在燕军撤退之路上埋上地雷,导致燕军撤退时再遭重创。

但在后来的战斗中,李景隆的帅旗被一阵旋风刮断,政府军大乱,朱棣趁机绕到李景隆后方放火,大败政府军,李景隆和其他几股政府军,分别向西向南撤退,十多万人投降燕军,所有辎重一件也没带走,全部成了燕军的战利品。

大胜后的燕军不给撤退到德州的李景隆踹息之机,猛攻德州,李景隆不敌,再次逃跑,逃向济南。

占领德州后,获得大量粮食补给的燕军紧接着直扑济南。此时的李景隆仅剩十多万残兵败将,战斗力几乎为零。再次吃了个大败仗后,李景隆带着剩余的人马,丢下济南城不顾,继续逃跑。朱棣率领燕军,把济南围得铁桶一般。

满以为指日可下的朱棣万万没想到,他在济南遇到了克星,并且打了整整三个月,也未能攻下济南。

这个克星名叫铁铉,时任山东参政,负责为李景隆督运粮饷。

李景隆跑了,河北及山东北部各城守军也都望风而溃了,铁铉这个文弱书生不但没跑,反而火速赶往济南。

此时的济南城,只有都指挥盛庸所部的少量人马。这位也是个热血汉子,接过铁铉递过来的血酒,一口干了,决心和他一起“以卵击石”,死守济南。

04

铁铉,今河南邓州人,元代色目人后裔,在太学读书时,因为成绩好被选授礼部给事中,后调任都督府断事,工作期间解决了不少悬而未决的案件,深得朱元璋器重,曾赐字“鼎石”。

这是个货真价实的书生。

朱棣大概也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用不着打,吓也会把他吓跑。可是这个书生,不但没被他的大军吓跑,还把溃败的士兵收集拢来,准备和他死磕。

这不是笑话吗?朱棣不忍心看他的笑话,就给他写了一封劝降书,命人用箭射进城内。铁铉也给他回了一封信,却是《周公辅成王论》一文,意思是:亲爱的朱先生,你就别造什么反了,还是效法辅佐侄子治理天下的周公那样,老老实实辅佐你侄儿吧,你可别想多了,想多了没好处。

给你面子你不要,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劝降不成,朱棣下令攻城。没想到这几个残兵败将,在铁铉的领导下,居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比李景隆的60万大军还难对付,一连攻了三个月,济南城居然纹丝不动。

这特么太不科学了!

无计可施的朱棣决定玩儿阴的,打算掘开黄河大堤,引水灌城。如果得逞,济南全城百姓都得遭殃。铁铉这才“软”了,算了你别决堤了,我们投降就是了,反正打不过你,总归要投降,晚投不如早投。

网络配图

为了显示投降的诚意,铁铉命人把城防设施全部撤掉,然后从百姓当中选了几位老大爷作使者,派他们到朱棣的大营跪伏请降。那些老大爷的演技不错,按照铁铉的吩咐,一到朱棣大营就给朱棣跪下了,声泪俱下地说:“都怪朝中那些该死的奸臣,不然大王您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做这种事情。您是高皇帝的亲生儿子,我们都是高皇帝忠实的臣民,我们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何必要搞得像两家人呢?所以我们都真心向您投降。再说城里大多是老百姓,手无缚鸡之力,也没打过仗,哪里有力量与您为敌呢?见了您的大军,我们都吓尿了,都怕死于非命,老百姓嘛,没别的追求,只希望保住这条小命。敬请大王你把大军退后十里,然后您单骑入城,我们一定恭迎您的大驾!”

这才像话嘛。朱棣安慰了他们几句,让他们回去,并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苦战几个月,朱棣和他的燕军也累了,不想打了,如果能不战而取济南,那就再好不过了。

待那几位老人走后,朱棣果然命令军队移营后退,他自己则骑着高头大马,像皇帝出巡那样大张黄罗伞盖,仅带了数骑护卫,大摇大摆地走过护城河桥,径自从西门入城受降去也。

05

来到城门,果然城门大开,守城的明军士兵都聚集在城墙上往下看,像看稀奇一样,见了朱棣一行,都齐声高呼“千岁到”。

“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一脸笑意的朱棣刚朝城墙上的士兵挥了挥手,不料从门拱上突然落下千斤铁闸,把朱棣的马脑壳砸得稀烂。朱棣吓得菊花一紧,这才明白中了计了,急忙换了一匹马,落荒而回,捡了一条命。

暴跳如雷的朱棣集中所有兵力围城,铁铉不但不怕,还伏在城头大骂朱棣反贼,不得好死,下十八层地狱。气急败坏的朱棣调来所有的大炮,朝城内猛轰。

就在城墙即将攻破之时,急中生智的铁铉命人拿来朱元璋的画像,高高挂在城头,又亲自动手,书写大批朱元璋神主灵牌,这个垛口放一个,那个垛口放一个。燕军见状,哪里敢开炮打他们的高皇帝,只好住手。

济南城暂时得以保全,双方处于相持态势。

铁铉自知硬扛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另辟蹊径,于是把一些身强体壮的士兵组织起来,出其不意对燕军展开袭击,大破燕军,以至于“燕王愤甚,计无所出”。

“这下肿么办?”朱棣可怜巴巴地望着军师姚广孝。

此时此刻,这个奇才也无计可施了,眉头紧皱,说:“为今之计,看来只好先回北平,然后再作打算。”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朱棣长叹一声,下令撤军。

06

燕军撤了,铁铉却没想放过他们,与大将军盛庸一起乘胜追击,收复了德州几个郡县。

网络配图

朱允炆没想到这个书生如此了得,“遗官赐金慰劳济南守军”。

铁铉官升一级,加兵部尚书衔。免于战火的济南百姓对铁铉感激涕零,称他为“城神”。

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在北平缓过气来的燕军再次南下进攻山东,却再也不敢碰济南,而是绕过这块差点要了朱棣小命的硬骨头,很快便拿下了东阿、汶上、邹县、沛县、徐州等地,直到攻占京师南京,建文帝下落不明,朱棣自立为帝,是为明成祖。

这时候的济南成了一座“孤城”,称帝后的朱棣自然不会允许它存在,挥师复攻济南。济南终因寡不敌众被攻破,逃到淮南的铁铉中计被俘,押到京师后被朱棣凌迟处死。

处死铁铉之前,朱棣对他进行了非人的折磨。当他命令铁铉给他跪下,铁铉不但打死也不下跪,还骂不绝口时,朱棣命人割下他的耳朵和鼻子,塞入他嘴里,问他好不好吃,铁铉厉声回答,忠臣孝子的肉当然好吃。

铁铉被凌迟处死后,朱棣仍不解恨,吩咐左右架起油锅,把铁铉的骨架丢进油锅里炸“油条”。朱棣咬牙切齿地说:“活着的时候你宁死也不屈服,如今你死了,非叫你屈服不可!”太监闻言,急忙用铁棍夹着铁铉的骨架,打算让其转身朝向朱棣,没想到油锅里突然传出一声巨响,爆炸的滚油像子弹那样射向太监们,太监们被烫得杀猪般叫起来。

“油沸蹙溅起丈余,诸内侍手糜烂弃棒走,尸仍反背如故”。

直到被炸得焦黑,铁铉的骨架也没有朝向朱棣。

那一年,铁铉年仅37岁。

大宇挖掘机

矿用提升绞车价格

深圳自动洗车槽

深圳高士达

相关阅读